伽5自媒体新闻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民生 / 正文

江西一男子被团伙人员持械伤害8年未赔偿谁来管?

信访是送上门来的群众工作,要通过信访渠道摸清群众愿望和诉求,找到工作差距和不足,举反三,加以改进,更为群众服务。近日,江西井冈山的刘某(外号赖子)致函关部门,反映2016年被持械伤害,至今没有得到合赔偿的问题。

       

    其一,2016年在井冈山汽车站门口,光天华日之下,被八、九个年青人持械伤害。八年了,我已次反映了各种线索的和此案的疑点。特别是我被打第二天,他们送来的15万元现金,到底出何人之手?和我的医疗费赔偿未到位的事,和这起伤害案件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这些疑问,至今仍不得而知。
    在被伤害后,我伤未好,在北京养伤求医期间,又被卷入永新徐某波涉黑一案中去,被判被关一年十个月。这起涉黑判决案涉案共23人,只有我一人没被判涉黑,但被关被判一年十个月寻滋衅罪。我辩护律师当庭说,没任何证据说我刘某涉黑的。毕竟我的行为也触犯了一般违法行为的,我不纠结这个。但这事件中,或是某些人利,人为操作出来的。认为我在北京求医治疗是为了上访信访,搞出来的节目。其实我真不是上访,是边打工养伤,边想办法寻找懂医的手来治我身体上的毛病的,同时也想练武强身啦。因为当时我身体受伤引起异常症状,时常出现怪怪的症状。
    八年了,我至今都不知啥原因缘故的,也未赔偿到位。重点是我与主犯主要承担人,无任何经济来往和矛盾的,无任何交集。这期间,我遭受的身心摧残、嘲讽、讥笑、落井下石等等和至于这事情与案件是否公平公正,都不必说、提,我也不谈啥纠结啦、埋怨啦、仇恨啦,再提再说都已过去时。我有我的过错责任,别人也有别人的过错与理由,只是事情太过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干嘛赶尽杀绝,摧残了别人还不行,还继续致人死地!大家都真正设身处地的,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的,以实际情况,合情合理合法的来化解决此事。我是这样想的,如果顺利,这可能对执法机关和社会与当事人和我都是个善事,万幸之事,善举!

       

    其二,在这世上存活,真的谁都不易。至于我的案件和事情即简单又复杂,只是谁去查、怎么查而已,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的案件不外乎牵扯到这些,以前新城区的欣欣寄卖行,一个吉安县的刘某根,一个你们说我敲诈了他一条1916的烟的北山那个包工头哦,结果左调查右调查并不是这回事哦,还个是我们的强哥这伙人哦;另一个就是我的夜宵摊位搬迁问题哦。当时涉及撤除井冈山茨坪所有夜宵摊哦,这些矛盾单一存在的话,都不足一整得如此悲惨,但谁才有这么的能力与手腕手段把他们整合在一起来实施,有预谋计划的打残我的布局呢?其实你们也心知肚明,不愿查而己,人情世故嘛谁都有,再加上我平时大大咧咧的,我行我素,粗乱语的又不会说话,谁的帐也不买,所以说肯定是不招人喜爱,只能招来痛恨的,我也就理解,所以说我不纠结、埋怨太多!但我放下了错,且也买了单,受到了应该受的惩罚,也到至今如此悲惨的结局,也了一个无无靠一无所有且带有一身伤的个老人。
    话又说回来的,我既然已为自己的错买了单,受到应有惩罚,那这些伤害我的人,特别是重点幕后主使者,也应该兑现承诺啦,也应该为他们犯的错买下单,赔偿我的一切费用。我想这也应该得到的吧。打完我后,不是井冈山江湖上不就传说,传出了,赖子这下被整惨了吧,三个老板,出钱的,出力的出力,出关系的关系,就是要把他整个半死半残,再丢一笔钱他在轮椅上过下半生!说我钱又没钱,人又没人,整天一个人还狂野的,还谁的帐不买,现让他到轮椅上去狂下半生吧!另外,我被打后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夏坪的陈某旦和鸭子打电话给我说,有人带了15万元现金过来跟我谈这事,我拒绝了挂了电话;吉安的皮老六打电话告诉我,有人带了15万元现金在他办公室,托他出面,希望谈判了断此事,希望我能给他个面子。我当时就这样接回答皮老六的,我说皮总皮哥您知道不,我都至今不知为了啥事得罪啥人,叫八、九个人手持钢管,偷袭偷打我,接开口说废了我。我肋骨断三、根且胁骨刺到肺啦,差点致死,右手肘断裂,生殖器都肿的像个球,全身都打到了。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是您,您会接受15万元来谈来了结此事吗?我有那么贱吗?他们的15万元是美金吗,那我可能就会考虑的。
    其三,还有很多事的,我是不想说,我不想再去纠结啥,但并不代表别人可以肆无忌惮的,亳无代价,亳无人性的,贱踏、欺凌、欺辱我。一边用黑社会手段打,推残我身体意志,另一边利用法律法规手段,来摧残我精神意志。可惜让这些人失望的是,通过种种手段来摧残、折腾、折磨我八年了,我意志力来越坚韧的。
    我是要得到真正的化解解决,得到我应得相应合理合法合度的一个赔偿,而不是得到可怜与怜悯的东西。我们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所以我下一切决心、付一切代价来打这场官司,还事情案件个真相于广大人民群众和各界。好歹我是个抗美援朝、自卫反击战军人家属与后代,没那么脆弱不堪,怕死,弱弱的,况且我有理。
    往事历历在目,像放电影似的。既然说了那么多,我只是点下而已,我也不会说太全的,包括我被关在永新时,办案人员也直接承认说,我的事到任何地方去说,的确是有争议的。包括我的律师在法庭上也说,查询所有口供笔录,没有任何证据来证明我涉黑。而且我判决书上的证人证言,全都是偷袭偷打我伤害我的人。很多事是有据可查的,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多事是让人费解、让人疑问的,是经不起推敲的,只是看谁来查哦。
    我不会无理取闹、视法律法规为物的,没有一定的东西疑点和证据把握,我是不会也不敢这样理直气壮的说话,据理力争我应得赔偿。不说别的,我反应了无数次各种线索,就简单的说,那15万元到底是谁要拿给我,这15万元钱究竟是谁拿出的?有告诉我吗,没有吧。三怪自己都没钱,天天跟在尚某、何某后跟屁虫样,他拿得出吗?可能不?再说我与他没任何交集,他怎么成了主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还有知情人呢,有迹可循呢。
    其四,我刘某虽是个混混,但从不惹事,也不怕事,只会犯点错,触犯点一般违法行为,从未作伤天害理和缺德的大事,只是从小调皮,喜欢讲点所谓的江湖义气而已。我也是条汉子,有事自己扛,人做事有自己的良知底线,从不歪七歪八,做落井下石之事。从2016年被屈辱、推残至今八年了吧,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独自跟我自己聊天、对话与锤炼自身筋骨,几乎都是一人独自生活与锻炼的。再咋样悲惨挫折,从不需要可怜与怜悯。该我得的,我得,也不会推;不该我得的,我不要。因为如果我的事顺利化解解决了,我也去道观拜师学艺学医修行自我去了,不与世俗界过多接触的;如果不能得到解决,那就有可能去天堂啦,谁也预料不了。所以说呢,这可能是我的日记,也有可能是我留下的绝笔遗记而己。一个是给我自己看的,另一个遗笔那肯定是给别人看的啦。
    全面依法治国,必须紧紧围绕保障和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来进行。恳请上级领导能够查明事实真相,依法依规公正处理,给予我受到的困扰干扰和被伤害应得的那份补偿。毕竟是一个55岁无依无靠、一无所有的老人啦,我不会越界过分做人做事,懂一切社会规则规矩,但也希望上级领导能够将心比心,换位思考,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让公平正义看得见。

来源:头条资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转载于互联网.

本文链接: http://news.ga5.net/p/8167.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站点: :专注自媒体运营,职场能力提升,副业赚钱,销售培训精品课程的网站.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