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民生 / 正文

福建厦门一20年民企遭强拆,城管执法生变致企业被“妖魔化”

近来的安顺公交坠湖事故,再次把人们的公共视线,聚焦在已然敏感的拆建上。
       无独有偶。去年八月份,福建厦门一民营企业遭强拆,因城管执法人员意外受伤,企业主梁景裕受牵连被刑拘,此事在当地同样引起很大震动。
       乍看都是拆建惹的祸。而其间的城管执法,一样引人瞩目、一样成为公共话题!尤其是厦门问题,至今仍在发酵生变。
       拘留梁景裕的理由,说是“妨碍公务罪”。而将近一年的时间,问题一直没有定论,次生问题接连不断。更难堪的是,城管依然“不依不饶”,似乎要将“拆建”进行到底。梁景裕及“大家族”,都有被“妖魔化”的倾向。
       事态因此变得愈加复杂化,甚至成为拆建问题的活标本……

          福建厦门一20年民企遭强拆,城管执法生变致企业被“妖魔化”-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缘起:不该发生的事情

       理性反思,谁都不希望悲剧发生。
       个人的伤,社会的痛,站在时代这辆公交车上,没有任何人能置之度外,包括梁景裕、公交司机及城管执法者。当然还有,特别是作为厦门人,最不该忘记的是曾经的陈水总,和那桩也是关乎公交的社会事件。因为凡事皆有缘起。
       一组不同时期的日志,却是关乎梁景裕,及其公司的“大事记”。
       2019年7月30日,厦门市翔安区城市管理局发布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称大家族厂房存在铁皮搭建行为,要求在2019年8月5日前改正,并于7月30日15时携带相关资料到内厝中队接受调查。
       2019年8月6日,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翔安分局发布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称大家族存在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内厝镇莲前村张厝的土地进行建设的行为,责令其立即停止,并听候处理。
       2019年8月27日,厦门市翔安区城管局内厝镇执法中队副中队长陈德斌带队,对辖区内莲前村张厝大家族鞋业有限公司进行强拆。就是这次强拆,让梁景裕、陈德斌和大家族,都改变了命运。
       虽然情景难以再现,却也预示着一种必然。
       “大家族”是三家公司总称,厦门市大家族鞋业有限公司简称。因为一家人合伙办企业,有时也俗称“大家族”,另外两家关联公司为:厦门市金佐佑佛具有限公司、厦门市康绿保农产品有限公司。
       有报道称,陈德斌是年39岁,系厦门市翔安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的公务员,岗位是行政执法。另有媒体披露,他是一名军转军人,到新岗位上班才两个多月。当然,他的受伤也值得同情。
       也许他自己也不明白,这一生他会与梁景裕“结缘”。而关于梁景裕的是是非非,大家族的林林总总,也许只有他自己清楚个中因缘。“实际上,这已不是第一次强拆了!而这一次,却与陈德斌有直接关系”公司员工对外界说起来,难以一言以蔽之。
       也许如此,大家族上下,几乎难以接受来自城管的不断拆建,尤其对城管拆建的合法性、工作方式都有保留意见。关键在于,一个拥有20年厂龄的老企业,怎么突然面临如此遭遇?并且,一步步走向肢解与破产的边缘。
       疫情下的企业,本来就举步维艰。让人想不到的是,屋漏偏逢连阴雨。27日的拆建,让局面显得千回百转。因为陈德斌受伤,梁景裕当日即被拘留!此后几天又连续拆除两次,昔日的厂区一地鸡毛。
       大家族不得不面临现实,复工问题更成了大难题。在他们看来,自己一直很配合城管的工作,一直希望完善相关手续而不得。甚至对梁景裕的拘留,一直保持极其克制的态度。他们很在意企业的生存,就像一直以来,从来不愿与政府有冲突一样。
       事到如今,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问题却一而再再而三派生。此后相当一段时间内,城管仍要对其拆建下去,最近限定时间是7月15日。
       不堪回首的过去依然在延续,不该发生的事情依然在扩大化。

         福建厦门一20年民企遭强拆,城管执法生变致企业被“妖魔化”-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真相:关乎是非与公道

       谁是谁非,公道自在;民心若不舒畅,戾气自然丛生。比如,社会上的拆建问题,有时,真相比是非更为重要。
       拆建无可厚非。为何屡次出现问题,并且成为现实常态、成为社会“癌细胞”?“大家族”的真相,自然关系到许多是非曲直。很多情况下,公职人员也许都会避免与群众发生冲突,也是为了被“有心人”以讹传讹,对社会以及公职人员的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拆建却是例外。大家族的拆建问题,已经远远超乎寻常边界。陈德斌和梁景裕,似乎成为是非的两个中心人物。即使现在,随便搜索一下,舆论好像都一边倒在谴责梁景裕;一向被诟病的城管及执法人员,在这个问题上出奇的博得头彩?
       梁景裕与大家族呢,似有诸多不解:“我们家人当时都不在现场,执法局也没告知我们要拆”,据梁景裕爱人说:“当我们陆续赶到现场时,才得知执法队指认我老公开车撞人。后来知道我老公也是刚到现场,匆忙之中,自己风风火火从外面开车回来,希望能够劝说执法局终止强拆。”
       梁景裕家人补充道,“我们不相信他会开车撞人,当然,我们也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更相信有关法律人士的主张:“他是无罪的!因为执法部门行政违法在前。既然如此,梁景裕就不存在妨碍公务。”
       在梁景裕家属们看来,城管方面程序上违法,又指认梁景裕妨碍公务。这不明摆着加害于人吗?他们既不尊重历史,也不顾及企业的实情,只是随便贴上一张通知,就不由分说对厂房强拆……
       何况,公司在此已经20年了。曾被翔安区人民政府授予“重点民营企业”、“纳税大户”等荣誉称号。可以说,大家族不但给地方经济做出了贡献,还解决了600多人的就业问题。600多人就是600多个家庭,影响不言而喻也不可随便换算。
       作为一家“生于斯,长于斯”的本土企业,大家族发展的同时,时常不忘回馈社会。比如,大家族以家族名义设立了教育基金会,并多次向厦门市翔安区教育基金会捐款,支持翔安的教育事业。甚至在疫情期间,还全力支持灾区,向湖北黄冈市捐赠了64吨价值25.6万元的胡萝卜。据媒体报道,翔安区委统战部、翔安区红十字会等单位领导,都交口称赞并亲自到现场为护送人员送行。
       如今,只是一句话,就一拆了之?只是一个意外,梁景裕就成了坏人?而坏人为什么变坏?是可以随便定性的吗?如果像某些“莫须有”说法,他们还能在这里生存20年吗!大家族明显感到,自己陷入一个连环套,这中间似乎暗含着一种“舆论导向”。

            福建厦门一20年民企遭强拆,城管执法生变致企业被“妖魔化”-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说法:孰是孰非看是非

       不该发生的事情,连同不该出现的“舆论”,让大家族自然思考起一些正常和不正常的“说法”。在所有的说法中,“违建”是如何界定的?违法是如何定性的,可能是关键中的关键,并且关乎法律尊严、社会价值取向。
       比如有记者采访称:“在记者联系城管执法中队后,对方也承认了有这么一起事件。对于当时的执法具体情况,对方表示自己暂时不方便透露。”这是城管方面事后的态度,不免会让人产生若干联想?坊间评论,莫非此举是某些办案人的“思考”?
       另外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即关于大家族违建“信息公开”申请,这是如何一种机缘巧合、求真务实及细致入微的态度呢?
       有意思的是,其后再也没有关联下文了?网络上对梁景裕的非议,却是不绝于耳!许多说法几乎大有“异曲同工”之趣!
       话又说回来,陈德斌是如何受伤的?自有公安机关的侦查,医疗机构的伤情鉴定。一些异乎寻常的“关注”,倒也引人关注其出发点。
       有意思的是,通过其“说法”,在孰是孰非中看出其是非观。
       实际在事发之后,大家族本着人道主义考虑,希望通过一种温情关怀,希望换回城管方面的包容,以及对企业经营的正常支持。
       很快他们又发现,一切努力都无济于事,甚至出现一些事与愿违的传言。比如“赎罪”、“灭火”等,包括异乎寻常的不良说辞;比如在事发之前:“2019年7月30日,接群众举报,翔安区内厝镇莲前村张厝‘大家族’又在违章搭建钢架结构……8月份,中队先后约谈了4次梁景裕,梁景裕仗着有背景,继续抢建。”比如在事发当天:“2019年8月27日,翔安区内厝执法中队前往现场对几堵围墙进行制止性拆除……梁景裕开着保时捷加速冲撞执法人员,副中队长陈德斌同志躲闪不及被撞飞8米……”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风生水起的“媒体”审判,携裹着别扭的标题党手段,极尽其能的夸大其词,明显对梁景裕不怀好意,一系列一刀切的说法,不但先期定罪,还推波助澜引导着“社会舆论”。

         福建厦门一20年民企遭强拆,城管执法生变致企业被“妖魔化”-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题外话:值得一提的提示

       首先应该提出的是,作为土地、规划、城管等专业职能部门,在具体政策把关、程序合法及量情设定方面,尤其在关乎民营企业、国计民生方面的认定上,肯定是不用外行提示:
       比如,在“只有土地使用权,没有房产证的房屋,不应直接认定违章建筑。”这种情况属于证照不全,可以补办手续。
       比如,在“证照不全的可以补办手续的建筑,不应直接认定违章建筑。”反而可以通过补办相关手续,来获得《房屋建设许可证》或不动产权证书的。换言之,而应该给予限期改正的机会。
       但在这些方面,有关方面为何始终让它撂荒呢?
       由此及彼,难怪坊间有评论,“可怕的是,任何一种职业,任何一个时候,都会有人利用自己掌握的‘方向盘’,把一个人逼向绝境、把一车人带上绝路”,这才是我们真正要警醒的问题。
       值得提出的是,厦门人最不应该忘记的,就是关乎那场公交纵火案的思考: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同在一辆车里;就像去冬今春的疫情,让我们命运与共。摆在面前的拆建问题,自然也应该让我们思考。
       尤其是厦门有关部门,则应因自己失职而反思,而向社会道歉,并深刻反思,为何陈水总会那样去做?而事后,一切对陈水总的谴责都显得苍白无力,包括对历史的遗忘与失忆。
       因为,陈水总们不会在厦门消失绝迹。我们的社会,必然要关注到这类人的存在。你讲求一个高尚的国度,一个大国的姿态,那么,我们就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那些人、那些事”所滋生的环境吗?
       执政理念如果不能转变,总会有人在失望时走向绝望,这是一种僵化执政下的规律。谁也保不住以后不会再出现杨佳呢?
       厦门那辆被烧毁的公交车,更像一个意味深长的隐喻:大家都在同一辆车里,如果一个人绝望,那么所有的人都不安全。所以,永远不要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因为谁也无法保证下一个苦难不是你我。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如此。
       我们最应改变一下惯有的僵化执政模式,通过还政于民,让公民可以感受到国家的存在,也让国家能够体会到公民的生活。阳光照在每一个人脸上,其实没有那么难。
       换言之,我们不但应该关心我们身边的人,尊重每个人的人权,从每一位普通公民开始,更应该从政府执政理念转变开始!有时候,真正值得反思的是,公权力及公务员的服务意识,以及做决策的“执仗人”、做强拆决定的“执法者”。
       关于大家族的所以然,尊重历史是必须的;与此同时,我们就不能关心一下梁景裕,关心一下大家族的未来吗? (康一良 王泽道)

来源:头条资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转载于互联网.

本文链接: https://news.ga5.net/p/4439.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站点: :专注自媒体运营,职场能力提升,副业赚钱,销售培训精品课程的网站.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