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 正文

双黄连爆红24小时:销售爆火疗效存疑,药厂称事情来得太突然

撰文/ 唐煜 骆华生

编辑/ 王晓玲

一夜之间,双黄连口服液成了网红。

1月31日深夜,人民日报官微发文宣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开展临床研究。报道还称,2003年非典时期,上海药物所左建平团队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

几乎就在这条微博发出的瞬间,各大电商平台的双黄连口服液被抢购一空,有包括武汉在内的各地民众深夜上街去药房排队抢购。

因疫情产生的焦虑和恐慌在双黄连口服液售罄后再次膨胀,与此同时还有铺天盖地的质疑。当双黄连再度重复板蓝根的命运,牵动的已不仅仅只是有关中西医间的学术论辩。

一切言之过早?

双黄连口服液真的能抵抗新型冠状病毒吗?

“我不敢保证药物必定无效,但目前说有效,就相当于对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的家长说,‘你的孙子以后能当科学家’一样,太早了。”一位在中药大厂任职的人士认为,这可能是药物所对于老药新用途的一种尝试。但很遗憾上海药物研究所披露的太早了,被动了。

另一位中药界人士,北京世纪坛医院副主任药师金锐表示,“这是个好消息,可能找到了具有抑制病毒潜力的药物,但是潜在作用和真实临床应用价值是两回事,用药苦寒似乎也与武汉肺炎的病证特征(寒湿疫毒)不符。我们应该要谨慎等一等临床研究的数据。”

与之相比,西医背景的业内人士态度明确。刚看到这则消息,药师冀连梅就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从未听说过双黄连治疗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有效,她马上拿起手机开始搜索,结果没搜到任何有关双黄连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研究文献,用“双黄连”和“SARS”作为关键词,在知网上也仅查到一篇华中科技大学博士生的论文,对方研究的还是小白鼠。

“动物实验只是人体外的基础研究,很多药物在人体试验阶段最终被证明无效,在这些临床研究有任何肯定性的结论之前,我觉得都不应该在大众媒体上去推广。”冀连梅说。

而且,在冀连梅看来,“病毒没有特效药”是一个常识,也是上至钟南山院士下至冀连梅这样的普通药师的共识。因此,1月31日半夜消息传开后,腾讯医典医学团队熬夜迅速推了一条辟谣:双黄连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效吗?尚无有力证据证明疗效。

2月1日,中国疾控中心流性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在微博上发问:双黄连对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有效?应该经过严格的临床药理学审评,这种审评可能这么快出结果吗?我认为,声称双黄连有效的有关科研单位,应该告诉我们,都经过了什么样的验证程序,这样才能做出判断。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和钟南山院士一样奋斗在一线的李兰娟院士也曾被问及,板蓝根等中药是否可以预防?李兰娟急切地打断记者提问,回答,“我提倡没毛病不要乱吃药!你没病吃什么药!还有什么抽烟对防病有用,乱七八糟的!”

同样是用药问题,美国的态度谨慎得多。据媒体报道,美国首例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在接受一种称为“伦地西韦”(Remdesivir)的新药治疗后,病情得到显著缓解。消息传出后,这一药物的研发公司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在1月31日发表声明称,已经与中国医疗机构合作进行临床试验以验证其安全有效性。但吉利德在声明中强调,该药目前在全球任何地方都没有正式获批,也并没有被证实任何使用方面的安全性,只向小部分病人提供伦地西韦用于紧急情况下的治疗。

近几日,国内不断有各种新的研究结果被报道出来,比如抗艾滋病药物如克力芝(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润滑祛痰药沐舒坦等,但每当这样的“好消息”传出不久,又会被辟谣仅是“建议在临床治疗中予以考虑和关注”。一个残酷的现实是,目前并没有任何预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患者目前仅能通过对症支持治疗和增强自身免疫力来和冠状病毒对抗。

“现在是非常时期,国家立项了很多科研项目,非常努力地去找寻有效药物,这个是好事,是可以理解的。但在这些研究有任何肯定性的结论之前,我觉得都不应该在公共媒体上去推广。同时,我认为社会上也不应该去嘲笑这些抢购双黄连口服液的人,在当前恐慌的情绪下,他们不具备专业知识。”

冀连梅认为,这次疫情是场长期战,如果服用过多的双黄连预防病毒,对肝脏和肾脏都会有危害,这类涉及人体健康的“重大”消息,权威的机构和专业人士应谨慎发布。目前最有效的预防办法,就是勤洗手,戴口罩,少熬夜,保护好自身的免疫系统。

在金锐所在的中医药圈子里,这个消息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双黄连由金银花、黄芩、连翘三味中药组成,本身属于清热解毒的苦寒药。但关于此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界的共识都是,应该要少用苦寒药。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院士仝小林到武汉参与治疗后也提出,应慎用苦寒药。

在国家卫健委公布的中医诊疗方案中,组方用药也是苦温辛温多,苦寒药少。那么,为什么苦寒药能够有抑制新冠病毒的潜力,做病毒抑制实验时备选药物有哪些?是不是仅限于中药清热解毒药?医生们期待看到更多的实验数据。

双黄连爆红24小时:销售爆火疗效存疑,药厂称事情来得太突然-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图/哈尔滨日报官方微信

同时,金锐认为,苦寒药容易导致腹泻、腹痛等副作用,正常人不应该盲目地买来服用,还是应遵循国家卫健委公布的医学观察期中成药防治方案,最好是请中医师来确诊开方。

但事实上,在1月23日,北京市中医管理局组织专家制定的《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治疗方案(试用第一版)》中,双黄连口服液就已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治疗方案。社交网络上,围绕双黄连口服液的争议还一度简化成中医黑与中医粉的论战,包括丁香园等多名医学大V都牵涉其中。

在过去几十年的数次疫情中,屡次现身的中药都曾引发口水大战。

神药狂欢史

事实上,在中国过去的数次疫情中,所谓的“神药”都曾显露过其身影。

2017年12月,医库APP曾经发布一份“中国神药排行榜”,排在其中的“神药”基本上都是生物制品和中成药。它们大都在适用症上模棱两可,营造出特效或包治百病的迹象;同时,主要或仅在中国市场销售,缺乏有效的临床数据支撑,也难言疗效显著。

2020年这场席卷全国的疫情让双黄连口服液“封神”。但随即,藿香正气口服液也被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推荐为医学观察期推荐用药。事实上,连花清瘟胶囊才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出现的第一批“神药”。前者号称传承了中药“三个朝代治疗外感热病的著名方药”,并曾17次被国家部门推荐为流感治疗用药。其龙头生产厂商以岭药业甚至在此次疫情时宣布向湖北红十字会捐赠价值1000万元的连花清瘟胶囊,也已出现在官方的推荐治疗方案中。

中成药受制于中医“气血精津液神”理论的影响,虽然没有西医作为现代医学有大量临床数据的支撑,但另一方面,同样也没有数据可以“证伪”。此外,公众医学理论知识的模糊也易导致对部分医学概念的误判。因此,在当时《财经》的报道中,无数药品抢在2006年前夕这个当口,通过医疗系统、线下媒体等渠道狂轰滥炸,营销成神药和特效药。而胶着的疫情往往会强化民众对特效药生产的急迫感,因此成为神药的另一个推广通道。

2003年,板蓝根在非典时期的横空出世,致使其成为千禧年后最著名的“神药”之一。在当时的相关报道和背书中,板蓝根的作用包括但不仅限于防治感冒、提高免疫力和抗多种病毒等疑难杂症。当时,非典最先起步的广东地区盛传板蓝根可以消炎和预防非典,由此带起了板蓝根在全国的热销浪潮。但板蓝根最早用于疫情的历史则可以追溯到1988年时的上海甲肝爆发,而此后在1994年的红眼病、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3年H7N9禽流感的爆发中也都能见到其身影。

板蓝根起源于上世纪6、70年代大规模的中草药群众运动,一度因为其易种植、省配置、甜口味的特点获得群众青睐,1988年在上海甲肝大爆发时,经由上海官方认可后更是如此。它价格低、制备简单,而且符合民众对于中医药“清热解毒”这一概念的认知:事实上,在中医理论中,解毒就是中和机体内有危害的物质,而清热更是一个难以证实的医学概念。因此板蓝根也被人为塑造成了一种“万能药”。

尽管在这几个不同的时期里,也曾都有医学界人士称其无法用于“预防”,且板蓝根此前更多用于感冒,但当时仍有不少人“一箱一箱地”往家里搬板蓝根,也有药厂开始加班加点生产板蓝根冲剂,当时广州的龙头药业白云山甚至拉上钟南山团队背书,声称钟南山团队当时已经证实,板蓝根对SARS、支原体肺炎、急性支气管肺炎、病毒性肺炎等多项病症都有疗效。

尽管钟南山院士曾指出“不建议盲目服用”,但板蓝根的原料市价一度在2003年从2.3元一路走高至23.5元,此后虽然因为疫情结束而回落至3元之低,但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随即致使板蓝根市价再度冲上27元。当时,中华中医药学会感染病分会将板蓝根颗粒等中药产品列入防治甲型H1N1流感的用药范围,《江苏省儿童甲型H1N1流感中医药防治技术方案(试行)》更称“一般儿童预防,可使用板蓝根冲剂”。

双黄连爆红24小时:销售爆火疗效存疑,药厂称事情来得太突然-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流水的病毒和铁打的板蓝根构成了此后数次疫情的魔幻底色,几乎每次有大型传染病,板蓝根相关概念股都会拉高几个涨停板,甚至在当年H7N9型禽流感病毒特性未被研究清楚时,地方防治预案中已经提及可以通过板蓝根防治。

板蓝根的好运在此后数年里也先后被金银花、连翘等中药替代。2003年,与板蓝根同属于清热解毒一列的金银花被炒热,2009年一度涨到350元;之后是2009年H1N1流感时小柴胡的发迹。它们的共性在于在多数疾病上,难以证实它们是否真有或是否没有疗效。例如,感冒可以自愈,事后也没有任何病例证明有病毒性肺炎患者因服用板蓝根或金银花颗粒而痊愈。事实上,板蓝根一次性服用过量还会引起中毒。

但它们都在最关键的时刻,经由企业或官方力量的推动登堂入室,在民间医学理论的加持下,成为化解疫情的重要力量。最经典的例子是,洁尔阴作为“祛风除湿、清热解毒”的纯中药制剂,2003年时还曾被上海药物研究所发文称为非典的预防剂,即使当时针对非典的病毒源头甚至还未查明。

“神药”之争已经脱离了学术论辩,逐步演化为一个覆盖范围更广泛的公众话题。多年前乖乖喝下深棕色苦甜药剂的人们是否能开始正视自己作为病患的诉求,或许并非一次或几次神药所引发的中西医大论辩可以解决。

双黄连口服液在各个平台上都售罄脱销,而就在WHO此前已将其从核心用药下调为辅助用药的同时,“神药”奥司他韦仍然和熏醋、抗生素、板蓝根一起,作为新型冠状病毒的预防药方在民间流传。

双黄连爆红24小时:销售爆火疗效存疑,药厂称事情来得太突然-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图/人民日报微博

这次围绕双黄连口服液,争议点仍然是是否有足够明确和详尽的临床数据。与此同时,上海药物所此前涉嫌学术造假、宣称已产出阿茨海默症特效药物的前科不断被翻出,和众多医学大V的发声,让许多西医的拥趸坚信这是个大型的营销事件,企业串联研究所,再通过饥饿营销抢占全国市场。

2011年,美国电影《传染病》中,裘德洛饰演的名人因为一场骗局而在瘟疫中为连翘站台,“我们全都是小豚鼠……也许人们宁愿相信,它是有作用的。”

“科学的事不想说得太过”

查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可知,目前国内共有13个双黄连口服液的生产批号,包括哈药集团三精制药有限公司等12家企业。而据澎湃新闻报道,从大年初二(1月26日)开始,哈药集团旗下的中药二厂、哈药生物和三精制药就相继开工,加班加点生产三精双黄连口服液等药品。恢复生产当天,三精制药就生产了130万支双黄连口服液和18万支清热解毒口服液供应市场。

双黄连爆红24小时:销售爆火疗效存疑,药厂称事情来得太突然-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图/哈尔滨日报官方微信

这则消息发酵后,AI财经社于今日联系哈药集团总经理徐海瑛,徐海瑛向AI财经社表示,事情发生得比较突然,现在全国各地采购双黄连口服液的代理商特别多,他们要做很多工作来保障供应链。

另一家主要生产企业太龙药业也对AI财经社表示,公司正在全力生产,暂不方便接受采访。太龙药业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表示“中科院专家建议用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建议从全国范围扩大双黄连口服液的临床试用”。

各大药厂无疑成为了这次的隐形冠军。

1月31日晚上,看到大伙疯抢双黄连口服液的新闻,家在河南的小盐在屏幕那头嘲笑这些人的愚昧无知。直到第二天他才知道,那些深夜去药店排队买口服液的人中,也有自己68岁的妈妈。

小盐说,2月1日早上,他还打趣地跟妈妈说:“去买双黄连呀,都脱销了。”结果老太太满脸笑意地掏出一盒,说这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自己死活不喝,非让他喝一支,不喝就一直盯着他看。

小盐一问才知道,老太太是听到小区里其他人说可以抗病毒,晚上11点跑去药店排队,人特别多,排了整整三个小时才买到一盒。而自己因为睡得太死,全然不知。“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的心情,反正挺难过的,我想收回昨晚的话,这么多排队的人里,肯定有你不知道的事,比如一个母亲对一个儿子沉甸甸的爱,就冲这一点,让我们再宽容点。”

双黄连爆红24小时:销售爆火疗效存疑,药厂称事情来得太突然-伽5自媒体新闻网-关注民生/资讯/公益/美食等综合新闻的自媒体博客

图/人民日报微博

网络流传的照片中,许多像小盐母亲这样的民众戴着口罩穿着棉睡衣,在凌晨的寒风中排队买双黄连口服液,队伍长达四五米。在线上,双黄连口服液当晚就在各大电商渠道售罄。甚至有人连夜在兽药店下单抢购,店主不得不熬夜到凌晨两三点,解释自己卖的是兽药。

一边是全网售罄,一边是全网群嘲和来自医药行业内部的抨击。因为和双黄连配方同样含有金银花,不少网友直言不如去买加多宝和王老吉,还有网友称,如果要论清热解毒,那么绿豆汤理论上也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

十几年过去后,改变显而易见。消息传来后,各大专业媒体都第一时间进行了科普报道。2月1日,医学大V丁香医生打头阵出来科普,“抑制”,是通过药物来控制病毒复制的各个环节,从而达到控制病情的效果,要是身体里没有病毒,就没有东西可以被“抑制”,如果身体里有病毒可以被“抑制”,证明已经被感染了,再吃药预防也没什么用。

而且要证明药物真实有效,至少要经过动物实验、一期临床、二期临床、三期临床四个步骤,但现在仅是开始做临床实验,没有任何公开数据能证明双黄连在人体中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而顺着双黄连,网友还翻出了17年前的一条旧闻,当时中科院上海研究所表示洁尔阴洗涤液能抑制SARS病毒,病人需吸入服用。但在经受过非典囤板蓝根、核辐射囤盐的智商税后,这条存活了17年的新闻也在这次群嘲中,于2月1日当天被悄然404。

有媒体连夜采访了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的相关人士,其表示初步发现双黄连对病毒有抑制作用,但对于早期服用是否能控制病毒,目前还没有详细的研究。对于双黄连对病毒有抑制作用的说法他认为是准确的,但也不能太拔高,“科学的事情不想说得太过”。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这一研究的专报中专门提到,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在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才开展针对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并证明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

也就是说,从开展研究到对外发布消息,只用了不到两天时间。

2月1日早上7点半,人民日报再次就双黄连口服液发布微博:抑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请勿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微博中特别指出,前一天的报道来源为“新华社记者从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获悉”。

同日,在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就媒体的回复中,已指出临床观察不足,不主张健康人群大规模服用。

(王小楠、刘碎平对此文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网易·另一面:“万能神药”板蓝根发迹史》

《<财经>杂志:“神药”的命为啥这么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转载于互联网.

本文链接: https://news.ga5.net/p/3449.html,尊重共享,欢迎转载,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谢谢!

推荐站点: :专注自媒体运营,职场能力提升,副业赚钱,销售培训精品课程的网站.

分享本文: